圣斗士星矢中文网 - 为广大圣斗士粉丝服务。
投稿邮箱:ss@goldsaint.cn

圣斗士中文网 > 圣斗士同人 > 圣斗士文章

圣斗士同人《等价》(沙加x艾欧里亚)

月夺百度贴吧 2020-10-20

  我叫做艾欧里亚,今年二十岁,就读于圣域学院大学部电子信息工程系。我有一个哥哥,不过他在十三年前因为一场突发的病症进入长眠,连主治医师都无法判断出来造成他沉睡的理由是什么。在我十三岁那年,父母离奇失踪,从那一年开始,我的生活彻底改变了。

  “艾欧里亚,下一节是高频电子,笔记依然要靠你了。”

  “迪斯马斯克,你要到哪里去?”

  被呼唤了名字的青年微微转身,将书本丢向艾欧里亚的方向。艾欧里亚抬起的右手稳当的接住了从对面飞过来的书籍,看着眼前的男孩儿向自己挥一挥手便朝着校门口走去。再也没有回头。

  哥哥也曾经这样将我送进圣域小学部,第一次上学让我的心情十分不好,有些闹情绪。不但没有对哥哥微笑,更是对哥哥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然后,那一天回到家的时候,我再也没有看到过哥哥对我微笑。那双眼睛也没有睁开过。爸爸妈妈将哥哥送入了圣域病院,这一送就是六年。每天我都会到哥哥的病房去探望他,为他换掉有些枯萎的鲜花,将不知是谁送来的水果拿去洗干净而后再摆放回桌子上。如果实在无聊就会在病房里写作业。趴在一旁看着哥哥的样子发呆。

  我总觉得,如果我一直这样看着哥哥的睡脸的话,也许他就会突然醒过来,这个想法持续了六年之久。直到父母在哥哥住院的第六年突然失踪。即使已经报了警,依然没有下落。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丝毫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可是谁都不知道,那一天是我十三岁的生日。看着依然沉睡的哥哥以及离我而去的父母。就像这个世界突然遗弃了我。

  有一天,来到哥哥的病房找到了我,告诉我他的父母有意收养我为继子。我知道这是作为邻居的穆的一种善意,但是我依然拒绝了。穆的父亲是哥哥的主治医生,这些年以来一直尽心为哥哥的醒来做出着努力,我十分感激穆与穆的家人。所以更加不愿意再次麻烦到他们。

  十三岁那年我找到了一份兼职。到一家酒吧做起了调酒师,但是因为一些事件引发了一起打架事件,在那次事件中,牵连到了前来帮我一起打架的米罗卡妙。三个人相互搀扶着一路踉跄着骂着在马路上行走着。夜渐渐深了下来,我们三个竟然难得的迷了路。已经走不动的我们唯有靠着河岸坐下来,而后看着河水中自己的脸庞大笑出声。这是这么多年以来我笑的最开心的一次。在笑的尽头几乎大哭出声。那些压抑在内心深处六年份的不快被米罗压在他的双臂下,他说尽量的去哭就好了。总会好起来的。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事情了不是吗。至少我们还活着,可以哭,可以笑。至少我们可以用自己的双眼来面对每一天,哪怕现实的让人几乎窒息。可是我们还有呼吸。

  卡妙也有些醉了。他将米罗拉过去一顿狂亲,而后两人就宽衣解带在我身边滚起草地来。我将一半的车费放在两人随手丢弃的衣物上,走上高速公路拦了一辆车回到了圣域病院。哥哥依然安静的躺在那里。我缓慢的走过去,尽量放轻了自己的脚步声。我想要聆听哥哥的声音,他的呼吸声。米罗说的没错,只要还有呼吸声,就证明活着。

  “哥哥,你会醒来的对吗?不要忘记了,我会一直等着你。不要迷路的太久了。”温热的吻贴在了哥哥的额头上,泪水无法抑制的倾泻而出,滑落在侧脸上。

  从那次酒吧事件之后,我就到修罗家开的餐厅帮忙,那里并没有除了我以外的其他服务生。有时我会问修罗为何不招一些可爱的女孩子来帮忙。修罗严肃的表情上第一次露出了一丝红润。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所以我放弃了继续寻求答案。也许修罗是个害羞的人,不擅长与异性交流。也或许是因为我在这里,占据了名额。但是当我主动说出想要让出这个名额的时候,修罗第一次认真的与我对峙了。

  从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修罗一直喜欢哥哥,不单单是仰慕那么简单。而是一种称之为爱的感情。虽然我并不明白修罗的爱与父母对我和哥哥之间的爱以及我对哥哥的爱有何不同之处。但是正因这个理由我才会留在那里。修罗说这样他会觉得安心。因为哥哥曾经跟他提起过自己有个弟弟,修罗曾经承诺哥哥无论对方发生什么意外,都会尽全力来照顾他的弟弟。而修罗口中的那个要尽心尽力照顾的人,就是我。

  “希望你不是把对哥哥的仰慕之情转嫁为对我的悉心照顾。我不是哥哥。”

  修罗先是一怔,而后有些尴尬的转过身去。我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只是从那一天开始,修罗很少再开口提起哥哥的事情,甚至成为了禁忌一般的存在。

  当我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坐在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写了一大片,这是我第一次坐在这么靠后的位置,远到几乎看不清黑板上写的是什么。

  “又一个七年了。今年我二十岁了,哥哥。”而你,活在了永恒的十四岁。如今的我已经比你大出许多岁了。回到寝室的时候,迪斯马斯克还没有回来,我将抄写好的笔记放在他的电脑桌上。开始整理要带到医院去的衣物。哥哥的衣服该换洗一下了。在经过隔壁寝室的时候,我看到桌子上摆放着和哥哥的病房中一模一样的鲜花。抬头看向寝室上挂着的名字。撒加和加隆。听闻他们同样是物理系的,且是我的前辈,只是和我的专业有所不同。也几乎没有和他们撞过面。只知道这个屋子里经常传出不同人的说话声音,似乎很热闹。而这个寝室的两个人是兄弟。兄弟……如果哥哥在身边的话,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呢。

  加快了速度走向病院的方向。这条路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的漫长。方向并没有错,但是总觉得一直无法走出这条狭窄的道路。从寝室到达病院只不过是隔着一池花园的距离,只不过有着一条阴暗又寂静的隔离带。每次走在这条路上都会有一种并不是这个世界上的通道的错觉。就像我所要前往的地方,是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哥哥是清醒的,他就陪伴在我的身边。与我欢笑,陪我哭泣。

  眼前的雾气愈发浓重起来,伸出的双手几乎有些看不清楚。记忆中的道路并没有任何的危险地带,只要一直向着前方走就可以。漆黑的尽头,必定存在着光明。这是哥哥曾一直教导我的话。

  不需要害怕,更不需要恐慌,闭上双眼,用感觉来寻求答案。用心去聆听,用心去感受,我的前进之路的尽头,有哥哥在等待我。

  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已经出现了圣域病院的字样。刚才的雾气果然只是心理作用吧。如此想着推门走了进去,进入电梯按了13楼的按钮。哥哥一定等急了吧。想要快些看到哥哥的睡颜。为他换掉桌子上的花朵,那个一直神秘的看望者会被我撞见吗。虽然每天发生的事情都是极其相似的,但是每次的心情却又有些不同。怀抱着这样的心情将房门打开。这一瞬间,我一定以为是自己在做梦。

  哥哥依然仰躺在他的病床上,只是略微不同之处是,床单上被侵染了大片的鲜红色。那抹艳丽的瑰红色正插在哥哥的胸口上。在床铺之上还有另外一个人。月光从窗外映射了进来,将那个人的侧颜完全的照亮。那一抹几近完美的笑容绽放在他的唇角。金色的长发随着微风漂浮而起,他是一个极其美丽的人。美丽到有些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

  “哥……哥……”这时的我是否应该大哭大喊着跑过去与这个杀人凶手大打出手,而我并没有这么做。我只是缓慢的走近了哥哥的床铺,伸出双手拉起了哥哥耷拉在床沿的右手放在侧脸上摩擦起来。还有温度。温热的,还有脉搏的律动。哥哥还活着。

  “这样下去,艾俄洛斯在这一世终究只有走向死亡的命运。”

  “什么意思。”

  男人手中的玫瑰划过我的侧脸的时候让皮肤稍稍疼痛了一下,而后是鲜血沿着皮肤向下滴落。被他伸出的右手轻轻接住。

  “你有什么愿望。”愈发接近过来的唇齿带着一股死亡的芳香气息。让感官也有些麻痹起来。身体不受控制的跪了下去,被抬起的下颌被迫看着月光下男人的脸庞。那真的是一张美丽绝伦的面孔。是一种能够摄取人心的美。

  “愿望……让我的哥哥……醒过来。”

  “如果你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他永远也记不起来你是谁的话……你还想要他醒来吗。”

  “只要哥哥还活着……我想要他……活着。”

  “没有任何的记忆,连最亲密的你也不能相见,这样的活着有意义吗?”

  “也许是我的任性。但是一想到这个世界上哥哥还活着……哪怕再辛苦我都能坚持着走下去。”

  男人的唇角扯开一抹浅笑,将插在哥哥胸口处的那朵红色玫瑰放在我的手掌中。“这朵白玫瑰已经充分吸收了你哥哥的血液,所以他的价值对于那个人来说也是极其珍贵的。放心,你的哥哥暂时不会有事。带着这朵玫瑰,回到刚才你所经过的那条道路。玫瑰,会为你指引方向。

  虽然我并不明白这一切所发生的事情是梦境还是现实,但是在我恍惚之中按照那个男人所交代的话语折回这条狭窄的通道时,再次出现了刚刚的浓雾。只是这一次,我再也没有走出去。

  浓雾逐渐的散去,这里有着和刚才所在的地方完全不同的建筑风格。站在庭院中一身素色衣装扮的男人将视线对准了我所在的方向。虽然我并不认识这个人,却有着一种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与他有过接触的错觉。扭转的视线看向身后,这里唯独只有我和他两个人。

  对面的男人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在月光的映衬之下泛起了丝丝的橙。

  “我叫做艾欧里亚,今年二十岁,是圣域学院二年级在校生。刚才有一位俊美的……男士让我带着这朵玫瑰经过这里。并不是有意擅闯你的私人住宅。但是我完全迷失了方向。可以告知我如何离开这里吗?我还要回到哥哥的身边去。”

  “艾欧里亚,你的愿望是什么。”男人向着对面之人的方向走过来,丝毫不给予对方继续提问的机会。逐渐的靠近在微风的吹拂之下带着一丝平稳的呼吸声站定在艾欧里亚的身侧。

  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我第一次看清楚了他的样貌。只是他的双眼正闭合着,看不到眼睛的颜色。但是他似乎能够很准备的确定到我的所在处,伸出的右手将我手中的玫瑰花取走放入自己的手掌中。

  “你和刚刚的人是认识的吗?那么我的哥哥会有生命危险吗?”

  “如你所见,大限将至。”

  “为什么!刚刚他并不是这么说的!哥哥……哥哥会醒来的,若不是你们对他做了那样的事情,哥哥他……”

  “艾欧里亚,唯有你能够做到这件事。”男人将右手轻抚了一下对方的肩膀,在这股不轻不重的力道之下,竟让身边人暮然安静了下来。

  这种感觉是极其微妙的触感,更像是一种许久未遇到的安心感。就像和眼前的这个人认识了许久,却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也许我与他之间,不仅仅是见过那么简单的事情,虽然记忆中完全没有这个人的身影,大脑中却如此笃定着。

  一边认为他与刚才的那个男人是杀人凶手一边却又希望相信他们。这两种感情相互交织在一起。让内心产生了动摇。

  “我要……怎么做?”

  男人将唇齿靠近了过来,说出的话语带起了耳根的瘙痒感。

  『和我到另一个世界战斗。成为守护战神雅典娜的圣斗士,为了这个世界的未来。』

  同样……也是为了你哥哥的未来。

  “我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什么另一个世界,什么战斗,什么圣斗士。我是真实的活在这个世界的人,我虽然相信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却也明白这些只是电影中会出现的场景。”

  男人周围的空气稍稍发生了改变。这种感觉我不知道要如何形容。总之,是一种从他的体内升腾而起的气息,从极力隐藏的状态突然爆发出来。我不知道这样来形容是否正确。但是这种感觉似乎很熟悉。

  “两个相互交错的时间线,两个平行的世界,却影响着同一个未来。在时空的缝隙当中,借助阿里阿德涅之线我来到了这里。而你,正是我所寻找之人。”

  “我?”

  “这个世界十三年前的变故并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我所存在的世界之中有人利用了空间的缝隙进行了时空的跳跃,这造就了平行世界的时间线相互交错,发生错乱。引发了你这个世界的历史改写。”

  “我的哥哥……是因为历史被改写而进入沉睡?”

  “正是如此。”

  “那么我父母的离奇失踪……”

  “或许你的父母已经察觉到了此事,在调查的过程当中因触碰时空的缝隙而被卷入其中。”

  男人将身体转正对准了我的方向,虽然并未睁开双眼,却依然觉得他正在看着我。那一抹凝视认真到令我颤抖。不仅仅是因他刚刚所说出的事实,还有我之前曾经隐隐感觉到的熟悉的气息。就像这种包裹在周身的气息我也曾经拥有过。如此的坚信着。

  “你想要我怎么做?”

  “这是你的选择。我无权干涉。艾欧里亚,你的愿望是什么。”

  “……为了让我的哥哥清醒过来。”

  “除此之外。”

  我被这股气势有些震慑到,也许唯有他能够察觉到我内心的动摇吧。这种带着违和感的感觉,从哥哥出事的那一天开始就一直伴随着我。就像我的灵魂深处寄宿了另一个不属于我的东西。那种事物时常在我绝望的时候将我温暖的包裹起来。我并不知道这种奇妙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但是,如今我却如此的想要知道答案。也许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以为我指明方向。

  “我的愿望……恢复这个世界的秩序,让我的哥哥和父母回到我的身边。”

  “那么你准备好了吗?在我的世界之中,因错乱之力那个世界的你已经不存在了。”男人将手中的玫瑰花举起在眼前。“这朵玫瑰上所沾染的鲜血,是连接这个世界与我的世界的信物,将它涂抹在阿里阿德涅之线上,当你哥哥醒来之时,便是你回归到这个世界的时刻。”

  “我的哥哥,他真的能够醒来吗?”

  “你不是一直如此坚信着,祈祷着,陪伴着。”

  “恩。”

  “抓紧我。时空穿梭可不像电影中那般温柔。”

  在这个瞬间,我似乎看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包裹了我们两人的身体,那是一种几近透明的圆形,犹如防护网一般将我们笼罩在其中。既温暖又安心。这种感觉……果然很熟悉。

  ↓↓↓

  这个世界的我,不再是原本世界的那个我,而是拥有着十三岁少年的身姿,同样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哥哥,我是狮子座的黄金圣斗士艾欧里亚……在这个新的世界里,我要为了爱与和平而战斗。在战斗的尽头,将是从沉睡中觉醒过来的哥哥与我的重逢。

  “你所答应我的事情不会忘记吧。”

  “在这个世界中,我同样是战神雅典娜的黄金圣斗士,处女座的沙加。”

  “沙加,我们能看到希望吧。”

  “你的小宇宙终将给予答案。”

  “那么我就相信你。还有……谢谢你。”

  “我曾经承诺过你,在任何时候,都会守护你。包括这一世。”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栏目列表
热门tag
艾欧里亚 米罗 黄金圣斗士 撒加 星矢 沙加 修罗 一辉 卡妙 迪斯马斯克 拉达曼迪斯 阿鲁迪巴 艾俄洛斯 GalaxyCardBattle 冰河 紫龙 加隆 阿布罗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