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斗士星矢中文网 - 为广大圣斗士粉丝服务。
投稿邮箱:ss@goldsaint.cn

圣斗士中文网 > 圣斗士同人 > 圣斗士文章

圣斗士同人《空白格》(修罗x艾欧里亚)

mint green【一大瓶抹茶牛奶】lofter 2020-10-26

  “修罗已经死了。”

  艾欧里亚在心里又默念了一遍,最后两个字加了着重符。他撑着下巴,胡乱地揉着太阳穴,额头的一层薄汗黏住了刘海。已近秋末,深夜的空气又潮又冷,而艾欧里亚只觉得又燥又热。

  这是第几次,梦见修罗了?

  艾欧里亚翻身下床,灌了一大杯凉水。他走向狮子宫的出口,从这里只能远远地望见射手宫,其后的山羊宫则被挡得严严实实。

  艾欧里亚觉得不可思议,他对修罗与日俱增的“思念”已然超过了哥哥。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斜穿进狮子宫的窗口,艾欧里亚终于从混沌中清醒过来。那些胶着的梦境或许是幻胧魔皇拳的后遗症,他安慰自己道。

  艾欧里亚穿戴整齐惯例迈上台阶,朝着射手宫走去。十二宫已解除了结界,教皇厅也没有了教皇。当然可以选择更快速的方式,但艾欧里亚只是低着头,一步步地拾级而上,默默倒数着余下的石阶。

  在射手宫门口,他总会抬头看一眼宫殿屋顶上的人马座石雕,“哥哥,我来了。”他对着空气,打着招呼。

  射手座黄金圣衣的一对大翅膀闪着流光,箭尖上还残存着一丝丝艾欧洛斯的小宇宙。那给予人力量和勇气的小宇宙,让整个射手宫都温暖和煦起来。这就是哥哥不曾磨灭的光辉,艾欧里亚心静了下来,他坐靠在哥哥的圣衣旁,遥望着前排的宫殿。哥哥是不是也曾站着这里,俯瞰着狮子宫呢?——哥哥看着的,应该是更远的地方吧。哥哥的心太过宽广,装着的是天下,连爱也平分给这芸芸世人。

  艾欧里亚陷入了回忆。七岁以前的事情,大多都有些模糊了。哥哥总是很忙,哥哥很严厉,哥哥也很温柔,哥哥拉他起来,哥哥喊着他的名字,哥哥笑了,哥哥皱着眉头,哥哥风尘仆仆地回来,哥哥又走了,哥哥再也没有回来……

  就这样回忆到哥哥存在的尽头,影子已经缩回到了脚边。艾欧里亚站起身来,该回狮子宫了,可他却鬼使神差地往后继续走着。

  山羊宫,空荡荡的。

  即便是正午,这里也显得有些阴冷。艾欧里亚四处看了看,只觉得压抑。对哥哥的回忆纵然痛苦但总归还是暖的,可对修罗的回忆,他无法形容。哥哥逝世后,他几乎每天都会有意无意地见到修罗。十三年过去了,也难怪会“想念”他吧,无论从哪种层面。

  艾欧里亚的嗅觉很敏锐,隔着一段距离就能分辨出他人隐隐的体味。而修罗是特别的,他身上几乎不带味道,可只要他一靠近,艾欧里亚就觉得冷,心理上的冷。害怕吗?并不,修罗对自己并无恶意。厌恶吗?也没有,修罗只是执行命令,对于“叛徒”,换了是谁都只会下杀手。

  艾欧里亚记得,一夜之间,哥哥的光芒瞬间变成阴影的落差。而修罗是压在他头顶浓稠阴影的一部分,是这个人,杀了哥哥。

  艾欧里亚总会下意识地去看修罗的手,仿佛从“圣剑”上随时都会滴落下哥哥的血。艾欧里亚内心回避着修罗,又追逐着修罗。修罗打败了哥哥,却成了圣域里唯一和哥哥有关联的人。

  艾欧里亚是个行动派,他实在不擅长处理这些翻涌而起的庞杂思绪。

  他锤了额角几拳,在这来之不易的和平时期,就不要和自己“对战”了吧。

  这时,远处传来“嗒嗒”的脚步声,那是黄金圣衣的鞋跟踏在台阶上的声响。随风而来的,清新中带着甘爽,这是米罗的味道。

  艾欧里亚突然有点心虚地想要躲开天蝎座的黄金圣斗士,可这空旷的前厅显然避无可避,而且米罗肯定也觉察到有人在这里了吧。艾欧里亚只能杵在那儿,干巴巴地和米罗打了个招呼。

  “去水瓶宫?”他明知故问。

  “嗯。你来看修罗啊。”米罗倒是不意外,好像艾欧里亚就应该出现在这里一样。

  “就,随便走走……”艾欧里亚别过头去,不否定也没肯定。

  米罗上前拍拍艾欧里亚的肩膀:“少个人,不习惯吧。以前时常看到你们在一起,关系很好的样子……”米罗寒暄了几句,继续往前走了。

  关系很好吗?艾欧里亚朝山下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原来的训练场。

  七岁之前,一直是哥哥在训练他,那件事之后,来陪练他的则是修罗。

  “被分到那个毛头小子的手下,真是晦气啊。”一个杂兵悻悻地对身旁的人说道。

  “是啊!”另一个杂兵显然也很不爽,“那个叛徒的弟弟还有脸留在圣域,还连累我们受歧视。”他啐了一口唾沫在碎石路上。

  两个人当然都没有发觉停在他们身后捏紧了拳头,咬着牙齿的艾欧里亚。

  杂兵们走远了,修罗从旁侧岔了出来。他走过来,抬脚用力碾了碾那滩口水。

  “与其为‘叛徒的弟弟’这种前缀而苦闷,不如让大家好好看看‘狮子座黄金圣斗士’的实力。”修罗上前两步,出了一拳,被艾欧里亚稳稳接住。“至于别人如何称谓你,取决于你有多大的能力,以及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那你呢?”艾欧里亚收紧握住修罗拳头的手,突然抬起头来,“你又如何称谓我?”道理他都懂,可情绪总有喷涌的时候,为什么,这个时候,安慰他的偏偏是修罗。

  修罗的拳头被挤捏得生疼,可他没有抽回手。

  “里亚,艾欧洛斯是这么叫你的吧。”修罗直直地盯着艾欧里亚,即便是昵称,他叫得也是硬生生的。

  艾欧里亚听到这个名字时倒是滞了一下,很久没有人这么叫他了。

  “称谓重要吗?里亚。”修罗顿了顿,“重要的是,我们都是战士。”

  艾欧里亚松开了手,心也随着手沉了下来。

  “艾欧……”修罗看着迎面走来的艾欧里亚,恍惚间差点脱口而出“洛斯”。

  艾欧里亚十四岁了,纵然性格脾气都不太像哥哥,但容貌自是一脉相承。

  追杀艾欧洛斯之后,教皇命令他监视艾欧里亚,虽然一个人翻不了天,可他毕竟也是黄金圣斗士,不可轻视。修罗自然是尽力而为,对艾欧里亚,于公他无愧,于私他有疚。

  经过长时间的接触,修罗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监视变成了一种“保护”,他成了那个已不存在的“兄长”。

  艾欧里亚是个顽强的人,他直率、纯粹、极富感染力。艾欧里亚的眼睛里有光,那是与艾欧洛斯截然不同的光。那光里有不甘,有疑惑,更多的是灼热,那是只属于勇士的锋芒。

  修罗见证了艾欧里亚的成长,相比之下,他觉得自己似乎在“倒退”。

  艾欧洛斯死的那天,曾经热血而纯真的修罗也随之死掉了。他选了一条不归路,走上去,就要摒弃不再需要的东西。

  而艾欧里亚那满满的生气,让他“活”了过来。他清楚地意识到,某种“感情”已经超出了他可控的范围。

  只是,什么都不会发生。他和艾欧里亚,隔着不可能跨越的距离。

  “修罗,住手!”艾欧里亚抬手接住“圣剑”,然后被狠狠按进了身后的山壁里,他发力抵住修罗小宇宙的冲击力,缓缓地顶起修罗的手。

  艾欧里亚知道,这是他的梦。他做了太多次重复的梦,梦里,痛感很真实,修罗也很真实。

  修罗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发。艾欧里亚松开手,修罗也收回手停止了攻击。长长的对视,艾欧里亚终于承认,他和修罗的关系“很好”。

  “我有点想你。”艾欧里亚上前,一把抱住了修罗。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栏目列表
热门tag
艾欧里亚 米罗 黄金圣斗士 星矢 撒加 沙加 修罗 一辉 卡妙 迪斯马斯克 拉达曼迪斯 阿鲁迪巴 艾俄洛斯 GalaxyCardBattle 冰河 紫龙 加隆 阿布罗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