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斗士星矢中文网 - 为广大圣斗士粉丝服务。
投稿邮箱:ss@goldsaint.cn

圣斗士中文网 > 圣斗士同人 > 圣斗士文章

夜明(撒加x艾欧里亚)

罐子lofter 2020-10-28

  自从十三年前的那一晚,撒加戴上了教皇的面具,就再也没有摘下来过。

  这张面具就像镶嵌在了他的脸上,让他过往的人生和信仰荡然无存。

  撒加知道,坐在教皇位上的不是自己,至少不再是那名一心为了正义的双子座圣斗士。

  他只是教皇,只是一名被欲望囚禁在教皇宝座上的恶人。

  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

  他曾把一切都归咎于孪生弟弟加隆,是对方怂恿了自己,将他完美无瑕的“神之化身”拉落了地狱。但偶尔的清醒和理智,还是提醒着他,这不过是自欺欺人。

  就算没有加隆,他内心的欲望也不会消失。

  当他杀死了前任教皇史昂,并下令追杀保护雅典娜的艾俄洛斯之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回不了头了。

  十三年间,他披着教皇的外衣,掌控着整片圣域。

  即使明知道黄金圣斗士中,早有人察觉了他的真实身份。撒加也会坐在教皇位上泰然自若,不如说,正是因为这种彼此的心知肚明,反而让他能心安理得的对黄金圣斗士下命令。

  窥探他们所谓服从背后的不屑与反感,有时候他甚至以此为乐。

  但是,唯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狮子座的艾欧里亚

  艾欧里亚是圣域中唯一一个不知道教皇便是撒加本人的黄金圣斗士,甚至对此从未怀疑。

  艾欧里亚面对教皇的时候,多数的态度是服从且略显卑微的,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哥哥艾俄洛斯被定义为叛徒,并意图谋害雅典娜,使得艾欧里亚十三年来一直承受着指责和蔑视。

  看呐!是叛徒的弟弟!他身上流着叛徒的血!

  这样的人,怎么配做黄金圣斗士!

  面对恶意的言论,艾欧里亚从来不会反驳,他不会做出任何的态度。

  对于艾欧里亚的遭遇,撒加一直是知道的,但他从没有出手阻止,也没有感到过愧疚不安。

  因为他是教皇,是坐在教皇位子上的至高权利者。

  他必须反复强调这一点,才能不枉费十三年来所做的一切。

  “还有什么事,艾欧里亚?”

  那一日,艾欧里亚完成了他布置的任务,却半跪在教皇座前,迟迟没有离开。

  “教皇,不知道隔了这么久,有没有找到双子座撒加的下落?”

  听到自己名字的瞬间,撒加险些要失控了,他心中的声音咆哮着对他说。

  艾欧里亚知道了!

  他知道了!

  他知道你的身份!他知道你杀了他哥哥!

  撒加克制住自己的想要上前出手的冲动,而是冷静的问道。

  “为什么问起撒加?”

  “路过双子宫的时候,想起的。撒加已经失踪了十三年,却一直没有消息。圣域现在又缺少人手,所以我想……他去了哪?”

  对于艾欧里亚的说辞,撒加是不会完全相信的。

  他不确定艾欧里亚是否在试探自己,至少他必须要打消自己心中的疑虑。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你还记得双子座圣斗士,十三年前你还小,应该没什么印象了吧。”

  一向心直口快的艾欧里亚,意外的沉默了一会,才回答了他。

  “我还记得,撒加是名伟大的圣斗士。”

  “伟大的圣斗士?”

  他不禁都要笑出了声,这句话像是反问也像是自嘲。

  “是。虽然已经过去了十三年,我对他的印象也变得模糊,可我依然记得,撒加是圣斗士的典范,他教导了我,守护世界的爱与正义。”

  教皇厅的空气都在一时间变得安静下来。

  “对我来说,他就像……一位敬爱的兄长。”

  当艾欧里亚说到后半句话时,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即使十三年过去,兄长这个称呼,对于年轻的狮子座圣斗士来说,仍然是不该提起的称谓。

  听到艾欧里亚这么说,撒加有一瞬间很想看看对方此时的表情,看看他低垂的脸上,究竟隐藏了什么。

  他很久没有听到有人如此评价自己了。

  或许是因为,在整个圣域之中,只有艾欧里亚对撒加的看法,还停留在十三年前,也只有艾欧里亚将教皇与双子座圣斗士区别看待。

  艾欧里亚遵从着教皇,却还记得曾经没有私念的撒加。

  恐怕如果艾欧里亚将这些话告诉其他黄金圣斗士,不是惹得对方无故的嘲笑,就是冷漠的闭口不言。

  毕竟早在他们心中,撒加在十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不知道这种活在艾欧里亚心中的感觉,是不是胜过了死在其他黄金圣斗士的眼底。

  “抬起头来,艾欧里亚。”

  狮子座的圣斗士显然对这样的指示感到莫名,他犹豫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教皇从座上走了下来。

  艾欧里亚从不擅长掩藏自己的情绪,撒加从他的眼中读出了困惑,和必须服从的不安。

  他走近了对方,彼此的距离仅有一步。

  撒加很久没有仔细看过艾欧里亚了,曾经孩童般的稚气已经从青年的脸上褪去,粗厚且英气的两道眉间,有了浅浅的几道皱纹,和他的哥哥有些相似。

  对方带着有别于同龄人的沉重,想来是因为艾俄洛斯事件的缘故。

  “教皇?”

  即使如此,艾欧里亚的眼睛里,仍然带着撒加欣赏的光芒。

  就像浩瀚的银河都藏匿在狮子座圣斗士翠绿的眸子中。

  一点火光,一点波澜,就能点燃热情和至死不变的信仰。

  撒加盯着那双眼睛出了神,他想起了十三年前,他熟悉的艾欧里亚。

  ==============

  十三年前,艾欧里亚只有七岁。

  每天在圣域都要和米罗发生冲突,两人同龄的孩子经常在泥坑里互相推攘,谁也不服谁。

  这个时候,就需要艾俄洛斯和撒加出来劝架。

  为了显得公正,艾俄洛斯会优先照顾米罗,艾欧里亚就只能交给撒加了。

  撒加总会牵着嘴上不服输,却一个劲哭鼻子的艾欧里亚,来到圣域附近的小土坡上,当然在这期间,他先要路过集市买到艾欧里亚最喜欢的橡皮软糖,否则这项任务就要失败了。

  当两人找到土坡上的石凳坐下,看着日落,艾欧里亚啃起橡皮糖,才终于不再哭了。

  “米罗是个笨蛋!”

  “你昨天也是这么说的。”

  “他今天更笨了!我讨厌他!”

  “我想想,他今天拽了你的衣服?还是抢走了你的木马?”

  “才不是!木马我已经藏起来了!他抓卡妙的手摸我脖子!冷死了!”

  “真是过分,米罗。”

  “我明天要揪阿布罗狄的玫瑰,插在那个笨蛋的脑袋上!”

  撒加听着艾欧里亚的小小计划,不觉得笑出了声。

  想着有朝一日,这些孩子也会变得像他和艾俄洛斯一样,成为女神和教皇的守护者。

  “撒加,你在想什么?”

  艾欧里亚吃完了橡皮糖,开始在石凳上荡起了双腿。

  太阳缓缓的没入了地平线。

  “天就要黑了。”

  “难道,你怕黑吗?”

  怕黑吗。

  说起来自己是怕的,他恐惧着那些黑暗中潜伏的,永无止境的欲望。

  撒加侧身看向艾欧里亚,太阳最后的光芒落在对方的眼底,映出了温暖的颜色。

  “或许有一点吧。”

  “什么嘛!撒加还是小孩子!我都不怕了!”

  面对艾欧里亚的教育,撒加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对方可能意识到不应该嘲笑他,脸微微有点红,艾欧里亚别扭的在脏兮兮的衣服兜里摸了半天,才摸出一块有点泛黄的石头。

  “这个给你!有了它,就不怕黑了!”

  这是一块再普通不过的夜光石。

  “千万别告诉我哥哥,这是我从米罗那里抢来的,看你需要,就送给你吧!”

  撒加接过了夜光石,上面还带着艾欧里亚的温度。

  “谢谢,艾欧里亚。”

  他伸手摸了摸对方柔软的头发。

  “别把我当小孩子啊!”艾欧里亚甩开了他的手。

  “好了,未来的圣斗士,该回去了,否则你哥哥会担心的。”

  撒加牵起了少年的手,拉着他一步步下土坡,艾欧里亚边走边蹦跳了几下。

  如果圣域的安宁就停止在这一刻该多好。

  可惜,这份如果早就被自己亲手毁了。

  ==============

  “教皇?”

  见到他没有回应自己,艾欧里亚试探的问了句。

  撒加嘴角带笑,他不知道此刻站在对方面前的,是教皇还是双子座的圣斗士,是善良的他还是邪恶的他。

  撒加抬起了艾欧里亚的下巴,他知道这样的方式,显得过于矛盾和暧昧。

  有那么一瞬,他很想掐灭那眼中的火光。

  让他无法再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

  此时要是摘下面具,艾欧里亚会说些什么呢?他想。

  叫他撒加,还是邪恶的篡权者?

  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说,一拳挥上来。

  “辛苦你了,艾欧里亚。撒加的事,我会加派人手寻找的。”

  他已经没有兴趣,也没有决心开这样的玩笑。

  艾欧里亚低下头,摆脱了他的桎梏。

  “是,教皇。”

  向教皇汇报完,艾欧里亚便起身离开教皇厅,当他走到门前时,莫名的回身看了看。

  可却什么也没有说。

  艾欧里亚出了教皇厅,看到米罗等候在门外,他没有和对方打招呼,而是径直走离了他身旁。

  “怎么待了这么久?”

  米罗语气里有些不满,看来在门外等了许久,否则也不会刻意和他搭话。

  “耽误你向教皇汇报了。”

  “你可别对教皇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艾欧里亚不知道米罗这种略带警告的口吻,是为了什么。

  “我能说什么?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哼!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是教皇允许你待在圣域,不计较你哥哥的过错!”

  “你说什么!”

  米罗总是这样,时不时就要拿艾俄洛斯来提醒他,好像生怕他会忘了一样。

  艾欧里亚很厌烦这种行为,可却自知理亏。

  “你不要惹事,艾欧里亚,任何事。”

  米罗最后的语气算是缓和了下来,他推门走进了教皇厅。

  艾欧里亚越来越看不懂米罗,不知道他想说些什么。

  当然他也并不关心。

  不知道是不是想起撒加的缘故,离开教皇厅后,艾欧里亚没有立刻回到狮子宫,而是去了双子宫。

  从双子宫东面的窗,向外望去,可以看到小时候,他和撒加经常去的小土坡。

  现在,也正是太阳落山的时刻。

  如果不是他穿着狮子座的黄金圣衣,有一瞬间,他甚至以为圣域的生活还像从前一样。

  他还是会和米罗斗嘴,被哥哥训斥,吃撒加买来的糖果。

  只是十三年前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

  艾欧里亚不知道自己坐在双子宫的窗边待了多久,只知道当他注意到时,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他想起了怀里有一颗夜光石,这是任务回来时从集市买的。

  为什么要买这块石头?也许他不是第一天想起撒加了。

  他动身离开双子宫时,将夜光石放在了宫内的台阶上。

  为这片黑暗带来了一丝脆弱的光明。

  也许这样,可以让撒加回到双子宫的时候,不至于迷失在看不清的道路上。

  他知道撒加并不怕黑,那只是哄骗小孩子的说辞,但他总也忘不了,撒加说起黑暗时,复杂又痛苦的神情。

  “不管你在哪,希望你不会身处黑暗之中,撒加。”

  艾欧里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自言自语,他耸耸肩,离开了双子宫。

  那一颗小小的夜光石,散发着终将湮灭的光芒,直至天明。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栏目列表
热门tag
艾欧里亚 米罗 撒加 黄金圣斗士 星矢 沙加 修罗 一辉 卡妙 迪斯马斯克 拉达曼迪斯 阿鲁迪巴 艾俄洛斯 GalaxyCardBattle 冰河 紫龙 阿布罗狄 加隆